甘肃快三和值开奖结果今天

農民收入大幅增長 生活水平顯著改善

來源:國家統計局設管司   日期:2013-12-24 18:24:00 【字號:

——改革開放30年新疆社會經濟發展成就概覽之十四

    改革開放三十年,自治區黨委、政府及有關部門認真落實中央部署,堅持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重中之重,實行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以及一系列惠農富 民政策,充分調動與發揮農民的生產積極性,使新疆農村經濟改革取得突破性進展,農村生產力得到極大的釋放,農村產業結構和農民就業結構日益改善,農業經濟 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農林牧漁業總產值由1978年19.12億元提高到2007年1063.46億元,增長8.1倍,年均增長7.9%。隨之而變的農 民收入水平和生活質量也邁上了新的臺階。
    一、新疆農民收入增長的歷史回顧
    回顧30年來新疆農民收入增長的基本歷史軌跡大致可分為以下四個主要階段。
    第一階段:1978—1993年。這一事期,新疆農民收入處于穩步較快增長階段,農民人均純收入由119元增加到778元,增加了658元,增長6.5倍,年平均增長13.3%。
    第二階段:1994—1997年。這四年間,新疆農民收入處于快速增長階段,農民人均純收入由778元增加到1505元,增加了727元,增長近兩倍,年平均增長18%。
    第三階段:1998—2000年。這三年間,新疆農民收入增速明顯減慢,1999年首次出現負增長,增長速度比上年下降8%。總體來看處于徘徊不前,增收困難。
    第四階段:2000—2007年。進入21世紀,新疆農民收入又進入了恢復性穩步增長階段,2007年農民人均純收入突破3000元,達到3182元,比2000年增加1564元,增長近兩倍,年均增長 11 %。
    二、農村綜合實力增強,家庭財富日益增多
    改革開放30年,是我區工業化、城鎮化進程不斷推進的時期,也是農村社會化、商品化進程不斷加快的時期。30年來,我區農村經濟發展由過去主要依靠單一的 農業轉向農工商綜合經營、全面發展的軌道,農村產業結構調整、多種經營發展和農村勞動力轉移加速推進,鄉鎮企業作為農村經濟發展的重要支柱異軍突起,大大 加快了農民實現共同富裕的步伐,農民收入日益呈現多元化的發展趨勢。
   (一)經營純收入占據主導
   上世紀80年代農村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廣泛推行,使農民收入來源由集體統一經營為主轉為家庭經營為主,農戶成為獨立的經營單位,生產積極性得到充分的調 動和發揮,農業生產效率明顯提高,農副產品日益豐富,農民家庭經營收入呈現穩定增長的格局。2007年,農民人均純收入為3183.0元,是1985年 394.3元的7.1倍。其中,農民人均家庭經營純收入由1985年343.1元提高到2625.7元 ,增長了6.7倍。30年來人均家庭經營純收入一直在農民人均純收入中占據主導地位,2007年人均家庭經營純收入占農民人均純收入的比重高達 82.5%。
   (二)第一產業收入是主要來源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農村經濟體制改革的深入和經濟社會的發展,特別是進入二十一世紀,國家逐步取消農業稅, 破天荒地給幾千年的歷史劃上了句號,對農民收入的增加做出了貢獻,使農民真正得到了改革開放帶給農民的實惠。同時,國家還實行種糧補貼、良種補貼、地膜補 貼、農機補貼等一系列的穩農、惠農補貼政策,極大地調動了廣大農民的種植的積極性,使農民純收入持續快速增長。收入構成由一產經營收入為主,二、三產業收 入為補,第一產業收入已成為農民增收的主要來源。數據顯示,2007年,農民人均第一產業純收入由1985年的319.4元提高到2007年的 2372.6元,增長6.4倍,占純收入的75%;二、三產收入分別由1985年的5.1元、18.6元提高到59.7元、193.3元,增長10.7倍 和9.4倍。
   (三)非生產性收入份額上升
    改革開放以來,我區城鎮化、工業化步伐迅速推進,農村綜合改革逐步深化,農業稅、牧業稅、特產稅全部取消,支農惠農政策不斷加強,醫保、低保、養老保險等 農村社會保障制度逐步完善,農民包括轉移性收入和財產性收入在內的非生產性收入呈現強勁增長態勢,在農民人均純收入中所占比重明顯提高。2007年,我區 農民人均非生產性收入226.6元,比1985年增長9.6倍,占農民人均純收入的比重由1985年的5%上升到7%。
   (四)農產品市場化程度增強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國家多次提高農產品收購價格,恢復農村集市貿易,發展多種經營,疏通流通渠道,發展商品生產等,極大地促進了農產品商品率的提 高。商品率的提高又促進了農民收入中現金收入比重的逐步加大。1990年新疆農民人均現金純收入占純收入的比重為58.3%,到了2007年現金純收入占 純收入比重為84.6%,比1990年提高了26.3個百分點。農民現金收入增長對純收入的增長貢獻遠遠超過了實物收入。
   (五)文化素質不斷提高帶動農民收入也隨之增長
    隨著各族農民的文化素質的提高,思想意識和經營能力不僅得到了明顯提高,同時收入水平也隨著文化程度的提高而提升。據農村住戶調查資料,2007年,按農 村勞動力文化程度分組,小學以下文化程度的農戶人均純收入2432元,初中文化程度的農戶為2765元,高中文化程度的農戶為3654元,中專以上文化程 度的農戶為3698元,分別比1985年增長了5.7倍、5.8倍、7.3倍和6倍。同時,隨著整個農村勞動力文化素質的提高,高文化程度的戶數在農戶中 所占的比重不斷增加。2007年,農村中專以上文化程度勞動力占3.1%,比1985年增加了2.6個百分點;高中文化程度占7.2%,增加了0.4個百 分點;初中文化程度占46.9%,增加了27.9個百分點;小學以下文化程度占42.8%,下降了31個百分點。
   (六)資產積累明顯增加
    改革開放30年來,我區農民家庭“入不敷出”的狀況得到了徹底的改變,農民普遍過上了富足殷實的生活,不僅能夠輕松地購置各種高檔耐用消費品,住房條件明 顯改善,銀行存款數量逐年增加,許多農民修起了小別墅,擁有了私家車,當起了“房東”和“股東”,農民的腰包漸漸鼓了起來,而且有余錢存入銀行。據農村住 戶調查資料顯示,農民人均銀行存款儲蓄由1983年25.1元提高到2007年992.4元,增長38.5倍。
    三、農民生活消費水平顯著提高
    農民收入的持續增加,為滿足農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生活要求提供了有力的保證,農民的人均生活消費支出由1980年的152.4元,增加到2007年的 2350.6元,增加2198.2元,增長14.4倍;農村市場繁榮,主要農副產品商品率高達85—94%,農民徹底擺脫了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生產及消費 模式;農民的生活消費水平在達到溫飽以后,開始由生存型向享受型和發展型過渡,出現了吃講營養、穿講樣式、住講寬敞、用講高檔、行講便利的消費趨向,各族 農民的文化素質、思想觀念、經營能力也得到了明顯提高。
   (一)農民生活質量顯著提高
    食品消費由全面增長到改善營養結構。1978年,農民全年人均消費糧食209.4公斤,其中細糧只占51.7%,人均消費牛羊肉6.5公斤,食用油2.5 公斤;肉類、禽蛋等副食品存在明顯的地區性和季節性消費不平衡現象。2007年人均消費糧食221.9公斤,其中細糧占90.1%。副食消費全面增長,人 均消費蔬菜70.8公斤,食用油10.8公斤,牛羊肉11.9公斤,蛋類1.1公斤,家禽1.6公斤,食糖、卷煙、酒類、茶葉等食品的消費量成倍增長。
    衣著消費由單調、低檔向多樣化、成衣化、中高檔方向轉變。    八十年代以前,農民的衣著受制于規定發放的布票上,且收入水平低,因而“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形成了基本是黃、藍、灰、黑色“一衣多季”的 服裝消費方式。進入八十年代后,布票退出了歷史舞臺,“一季多衣”現象增加,衣著由穿暖向穿好發展,款式多樣的時裝、鞋帽等在普通農民家庭屢見不鮮。 2007年,農民人均衣著支出218.2元,是1980年的6.9倍。城鄉商品流通市場的不斷完善,農民的穿著消費觀也得以改變,農村居民的衣著消費基本 實現了商品化、成衣化,“衣著向城里人看齊”。
   (二)農村居住條件明顯改善
    2007年,農民人均用于居住類的消費支出445元,比1980年增長33.1倍。農村人均新建住宅1平方米,年末人均住房面積達到22.5方米,比 1980年增加1倍。農戶住房有衛生設施、空調或取暖設施的戶數比重有了明顯的提高,農村家庭的室內裝飾裝修也越來越受到莊家人的青睞。
    中高檔耐用消費品擁有量增加顯著。農戶的耐用消費品擁有量從少到多,從低檔到中高檔,中高檔耐用消費品的普及率越來越高。農民家庭中耐用商品老的“四大 件”(自行車、縫紉機、手表、收音機)已基本飽和且處下降趨勢,而彩電、電風扇、冰箱、摩托車、洗衣機、VCD等呈增長勢頭。2007年,每百戶農民擁有 摩托車49.7輛,彩色電視機76.3臺,收錄機44.1臺,分別比1987年增加47.8輛、72.8臺、27.8臺;每百戶擁有照相機2.7架,冰箱 28.3臺,洗衣機36.7臺,分別比1987年增加了2.41架、28.1臺、29.6臺。固定電話、移動電話、空調機、吸塵器等在尋常農村百姓家也日 漸增多。
   (三)農村生活環境大為改善
    隨著社會主義新農村和農村全面小康社會進程的推進,新疆充分貫徹落實黨對農村的各項優惠政策,大力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建設,使農民群眾的生活、生存環境有了 較大的改善。農村基本實現了鄉鄉通公路、村村通機動車,交通的改善,不僅為發展農村經濟創造了條件,且為廣大農民群眾探親訪友、外出旅游提供了便捷;通電 話的農戶逐年增加,移動電話等先進的通訊手段迅速進入了農民家庭,為農民的信息交流、擴大視野創造了便利條件。到2007年末,農民人均交通、通訊及服務 消費支出達234.7元,比1983年增長150多倍。
   (四)農民生活消費更趨合理
    家庭消費貨幣性支出增多,農民生活商品化程度提高。2007年,農民人均貨幣性生活消費支出達到1965.6元,占到全部生活消費支出的83.6%,比 1980增長23倍。其中,食品的貨幣性支出占全部食品支出的比重達63%,比1980年增加35個百分點。農村居民傳統的自給自足、自產自用的消費模式 正向商品化、市場化、社會化轉變;農民用于穿、住、用等其他生活消費支出的貨幣化程度達到了9成以上。
   (五)農村醫療、衛生、保健服務進一步完善
    2006年,全區共有各類衛生機構8175個,其中鄉鎮衛生院854個,專業衛生技術人員1.7萬人,每千人擁有的醫生數、每千農業人口擁有的鄉鎮衛生院 床位數、鄉鎮衛生人員數均高于全國平均水平,廣大農民群眾基本實現了小病不出鄉。一些地方病得到了有效的防治,農村缺醫少藥的現象大為改觀。2007年, 農民人均用于醫療保健衛生服務的支出210.7元,比1983年增長47倍。

打印本頁】 【關閉頁面責任編輯:  
相關信息: